可以一览无余那湛蓝之下的云卷云舒

发布时间:2017-04-14 12:41|点击量:

 
本打算,八天的长假完全可以织完儿子的毛衣,但是被触疼的伤口让我再也无法恬静从容的飞针走线。我如同一只受伤草原狼无休止的舔舐自己的伤口,只有,只有在妈妈的热炕头,我才能撇开生生的羁绊而安然入睡。
难得的风轻云淡,亲近魂牵梦萦的热土也是疗伤的最佳良方。一径一陌,一田一埂都熟悉不过。生活在这里,国庆长假只意味着又一个更加农忙的季节,所以最大的困扰不是堵车超载而是阴雨霜冻。还好,这个国庆长假真算得上是个风和日暖。科技农业和原始农业并存的时代,田间地头既有农用机械的喘息之声,也不乏农人对牲口抑扬顿挫吆喝之声。
三十度的缓坡,一头毛驴,一辆车子,一人驾着,一人推着,满载着新挖的洋芋徐徐而上。毛驴的灵性根本不需要被人牵着走路;驾车的男人伸着长长的脖子躬身前倾;推车的女人撑直了双臂低头高撅着屁股,从那晃动幅度很大前胸来看,她是没有穿胸衣的。近了,走近了,是已到中年的“许仙”和“白云仙”夫妇,“白云仙”是我小时候崇拜的偶像,她那不算漂亮脸蛋涂抹上油彩也照样好看,最让我羡慕不已的就是她那甜美的声音和婀娜的碎步。
他们在缓坡的中间稍微平缓的地方停下来喘气歇息,这才有了互相打招呼问好的机会,尽管“白云仙”的身材不如当年,但喊我小名的声音依然甜美如初。
半农半工的“许仙”说,因为今年秋收忙碌,他这次国庆放弃了公差旅游的机会,回家帮着“娘子”忙乎农事。并且边说边取下“娘子”头上的一枚洋芋叶子。
望着一驴、一车、一夫妻缓缓而去的画面,突然心生感动——原来生活辛苦一些并不妨碍幸福!
不再爬坡,向右直行就到了那片并不茂密的山林。枯瘦的山杏树头顶着沉重的金黄还夹杂着星星点点的绛红,再一览山下平缓地方,那三两棵杏树顶上已经是火红一片,这也许正应验了“霜落平川,雪落高山”的农谚俗语。捡一块不大不小的土坷垃顺势抛下,我真想看着它一直滚到那“秋红”之地。但在半途中,土坷垃碎了,也散了……
不无沮丧的在一棵杨树下席地而坐,满脑子 “白云仙”挥之不去。“西湖山水还依旧,憔悴难对满眼秋,霜染丹枫寒林瘦,不堪回首忆旧游,啊,忆旧游……”
那“白云仙”的凄婉感染了别人也打动了自己,唱出了哀怨也唱出了眼泪。
回过眼,却突然发现身边有一簇娇艳的紫菊花,我无比惊讶在这衰草连天的深秋它还能独领风骚,风刀严霜之下也能笑逐颜开啊!?
于是乎,就势躺在紫菊的身边,又是一匹低头吃草的马儿进入了视野,那背上长长的鬃毛有条不紊的披散了下来,它是那么的俊逸潇洒。也许那马儿听到了或看到了什么,它缓缓的抬起头注视着前方,似乎要扬蹄奔跑的样子。它起跑的后踢逐渐的模糊,变成了一波又一波的水纹,马儿成了戏水的扁嘴鸭……
目不转睛的注视,为的只是不让它成为四不像——但的确,它只是一朵飘渺的云。
我惶惑的闭上眼睛,留存它逼真的形象在我想象的视觉中。躺在熟悉的故土,我能感受到风的轻柔,云的飘逸,还有阳光的温暖,霜叶的火红,秋菊的烂漫……
有这些就足够了——宁愿就此沉睡不醒!
“吧嗒”,一片落叶轻轻碰到了我的鼻尖又落到了地上,我赶紧睁开眼将它捡了起来:看得出风刀严霜在它的身上留下了种种痕迹,甚至是遍体鳞伤,但不可否认它是一片形态姣好的叶子。我用衣袖轻试它身上的浮尘,正面的颜色是让人无比怜惜的黄绿,翻过背面更是触目的惨白!
仰视,寻觅,我却无从知道它确切的位置,但我可以想象它随风飘落的姿态。它在离开的一瞬间,可否有揪心的不忍和牵挂?两颗硕大的泪珠直接滚落在地,紧接着就像汩汩的清泉流过了面颊,润湿了发迹,融进了厚土——我有些不堪这萧萧的秋!
树底下的落叶很多,几乎都是背面朝上。落叶归根,这就是它们的最好归宿吧。我将那片叶子放到了原处,特意的正面朝上,因为这样,它至少可以一览无余那湛蓝之下的云卷云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