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言的隐痛,情何以堪?

发布时间:2017-04-14 12:43|点击量:

 又梦见和妈“吵架”了,我为自己老做这样的梦而暗自生恨,天地良心我是在深深地思念她啊!没有办法,只要是想念我的至亲,包括哥哥和姐姐,总会有类似的梦境频频的折磨我衰弱的神经。我也清楚,又是那种下意识恐惧在作怪——恐惧我最亲近的人也会变得那么的不可理喻。
      夜,静的出奇黑的可怕。尽管室内的温度刚好合适,但我相信这是个飘雪夜晚。其实多大的雨雪也不会改变我回家的计划——三十公里的柏油马路,何足挂齿呦。
      出乎意料,楼下熟悉的晨练音乐声如约响起,不用看,就知道天气晴好。儿女们也早早的醒来,只要是去舅舅家,他们就会心甘情愿的牺牲掉周末的懒觉。
      果不其然,远山近树都落了一层薄雪。初升的朝阳,将清冷的光辉倾泄于天地之间。萧萧冷风清扫地上落叶,秋末冬临的寒意渗透行人的每一个毛孔。在这个秋季,今天无疑是最冷的一天。
      拖儿带女,串街购物。传说工资要涨,应该乘着农闲之际买个羊羔让爸妈暖暖胃啊!想到不如做到,趁此机会付诸行动。然而从饮食健康的角度来说,也许这些并不是老年人极其高血压患者的最佳的饮食,但因为他们喜欢,便不再那么“讲究”。因为我从来就不是个素食主义者, 面对五花八门的养生学也从不感兴趣,打死我都不会相信“吃糠咽菜”就是所谓的健康饮食。我总认为,人来到这个世上不容易,有生之年还是喜欢吃啥就吃啥吧,舒畅才能健康,不是吗!
       候车耗时。突然,同事来电话说我妈来医院看病。我很清楚是秋季的农活太重太累,以至于旧病复发。便一再嘱咐同事多多关照,我随后就到,归心似箭的体会已经相当的深刻。
      其实妈妈已经输液三天时间了,她却一再让家人和同事都瞒着我。已经是零下的气温,医院还没有供暖,同事的照顾让妈住在了向阳的病房并且临窗的位置,对此,我已经相当的感激。妈每天来医院输液之后再回家,三里的土路需要她每天步行一个来回。今天早上结冰路滑,大桥下面的那段陡坡妈是坐在地上,手脚并用慢慢的滑下来的……
       我愧疚得内心生疼,为什么这几天也不打个电话问问?萦绕心头的还有那份甸甸的母爱…… 没学过护理,所以我那蹩脚的静脉穿刺技术就是从妈的手背上练出来的。躺在自家的热炕上,两个外孙趴在跟前问长问短,输液的效果肯定“相当不错”。窝在妈的脚下,和妈同盖一床被子。妈的话语就像滴进血管的液体一样连续不断,那些个陈年往事反反复复的说过N遍,但时间和地点并不完全一致。倒不是因为妈的年纪大,而是妈的记性本来就很差,这一点也被我完全遗传。自家的事儿说完了就聊别家的事,诸如党家的老头子死了;田家的媳妇生了双胞胎;赵家的老两口年轻时很和睦,老了却水火不容;张家的丧事办得体面;李家的三个儿子互相扯皮,他老爹死后差点儿入不了土;村长家吃了低保;文书家领了补助等等的家长里短。您别不相信,长时间不了解邻里乡亲的情况,听听家人唠叨这些特别有味儿。
        爸干活的时候,老是有节奏的轻轻的咳嗽,起初我以为是爸的一种自然习惯,后来才明白那是爸患有慢性支气管炎的原因。爸的生活习惯有点古怪,早起不涮牙,吃过午饭又洗脸又刷牙,再用洗脸水洗脚擦地。爸中午洗脚习惯雷打不动,多少年如一日,哪怕是麦收季节也是如此。所以我家上房的砖地总是被爸擦得一尘不染,颜色也是越擦越红。
        听着妈的唠叨和爸的咳嗽,躺在热炕上渐渐地有些犯困,“嗯”“噢”的附和之声也越来越少。妈抬起头看我恹恹欲睡的样子,知道我晚上换个地方就睡不着觉。妈示意爸先出去逛逛,让“娃”再睡上一会。爸还真的撇下擦了一半的地,轻轻的关上门出去了。
       爸这一走,让我了无睡意,一下子清醒的就像刚刚睡过午觉一样。但我没有睁眼,并且装作呼吸均匀的样子,因为我不想“浪费”爸妈特意给我“补觉”的机会。
        明天孩子得上学,等妈输完液体后要带他们回家。我一再嘱咐妈明天别再去医院,我会取药到家里来输。妈的唠叨又开始了,说什么她自个去医院输液很方便,我来回太浪费钱,孩子的午饭没人做……
        我的天呀,没完没了,没完没了……
        真有种“忍无可忍”的感觉,那种从小被惯的臭脾气又开始潜滋暗长,不由得对妈发起狠来:
         妈,你就别唠叨这些了行不行?你换个角度替我想想啊,假如外婆生病瞒着你,不让你知道,你心里会是个啥感觉?省几个车费,给孩子做一顿午饭就那么重要吗?我心里不舒服你晓得不?
        提起外婆,妈显然有些难过,鼻翼煽动了几下却没有说话。
        妈难过,我心里也不是滋味,妈瞒着我,不让我来回跑,怕我花钱,怕我的孩子没饭吃,难道不是替我着想啊?那样说话,我是有点混蛋啊……
       但一下子我不知道该说啥,笨嘴拙舌是我的天性,在父母跟前也不例外!
       妈,你知道不,这下把我前天晚上做的梦给破了!
       啥梦!
       我梦见和你“吵架”来,这不真吵了啊!
       妈“扑哧”一声, 笑了出来。
       除了你,谁还跟我这么“吵架”撒。
       妈,拜托你别想那么多,我哥我姐不在身边,就我这么离你这么近,你生病还瞒着我,像话吗?这几天我就来回跑又咋了,上班的时候不也是天天跑来着?
      为了不让妈顾虑重重,我只好再露露“富”,几个车费不在话下。孩子们中午吃牛肉面他们求之不得。儿女们也赶紧附和,爸爸带他们吃“清香牛肉面”,还加肉,还有泡菜,还买矿泉水云云。
       孩子小的时候,需要妈了,打个电话就来。可是现在孩子大了,妈生病的时候宁可住医院也不愿意住我家。妈这次想方设法瞒着我肯定有这个因素在里面。
       突然,我想通了一件事:孝顺,孝顺,就是“孝”为先,“顺”为本。不管出于怎样的原因,只要妈感觉会别扭会不舒服的事情,我绝对不再勉强!
      难言的隐痛,情何以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