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的闲言碎语——“一块钱”的事

发布时间:2017-04-14 13:07|点击量:

 
某日下班,因遭遇暴雨暂时被困在单位。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胡侃神聊,一位同事突然冷不丁的问我是不是特别“细”?我一时有点发懵,不知该如何作答。我傻笑道:你看我这小小身板不到百斤之躯,肯定是细腰细腿细胳膊了,细得夏天都买不到合体的衣服。我还顺手捋下几根落发,你瞧瞧,我的头发都比你的细多了。我话音未落,同事们便哄堂大笑,恍然大悟人家问我花钱是不是特别“细”,跟腰腿胳膊有何相干?
 
此“细”非彼“细”。此“细”,可褒、可贬、可中性。褒义一点可理解为勤俭节约,贬义一些可理解为小气抠门,中性一些便有精打细算之意了。
 
我跟着大伙晒笑一通,然后老实作答:承认自己花钱比较“细”,但并非特别“细”。可同事对我的回答很质疑,瞥了一下嘴,继而大摇其头——显然是我有些“细”得过火、“细”得不可思议了。我开始辩解:一个月就那几个瘦钱,我也想“浪”来着,可是能“浪”得起来吗?正所谓开源节流,无法再“开源”,只好再“节流”了。
 
话虽如此说,自认为持家过日子是“细”了点,但不至于到小气抠门程度。我娘都说“过家要细详,待客要大方”。所以平日里遇到随礼聚会之事,只要能“沾一点边”,我都不落人后(因为我一个人带孩子缘故,经常是礼到人不到,但份子钱从没有少过)。虽说穿着相对“寒碜”了一些,但不至于捉襟见肘。可怎么就让别人认为我“细”得不可思议了呢?
 
看人家那表情,似乎我“细”得都不曾吃过一顿饱饭一样。因为是同科不同室的同事,不算太了解,我就没有做过多的解释。同事后来的话终于解了我的谜团:是同样的雨天,她约我坐公交回家,可是被我婉言谢拒——我竟然一个人淋着雨回家。说实话我真的一时想不起有这么一回事,就糊里糊涂的做解释:其实我骑车比公交快,只需五六分钟就能到家,淋不了多少雨,而且免得第二天再徒步或搭车上班,很方便的。同事又反驳说我那天并没有骑车,也没有带伞,而是“硬淋雨走回去了”。她就“佩服”我竟然“连一块钱也舍不得的花”。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我仿佛一个面对亲手写的欠条而无法赖账的欠债者,也仿佛一个面对人赃俱全的小偷惯犯,无法抵赖。
 
初来乍到,就给人留了个“一块钱也舍不得花”的守财奴形象。我尴尬的再次晒笑,学着王宝强的口吻说:你也不瞧瞧我是谁,兜比脸还干净,挣钱难,花钱更难。我的话再一次引来同事们的欢笑。
 
她继续问我那么“细”,肯定存了不少钱吧?我继续晒笑着夸夸其谈:那当然,常言说得好,精打细算,油烟不断,更何况我家的油盐米面都是自家地里产的,还不用我花钱呢。她又紧追不舍的问我自己那么“细”,自己舍不得花,钱都存下来准备干什么?我说用处可大了,供儿女上大学啦、出国啦,娶媳妇啦、买房啦、请保姆啦之类的话来敷衍。
 
然后,我使劲地回忆“舍不得一块钱”的情景:大概是我刚来这里不久,还是雨夹雪的天气,因为冷我没有骑车。同事约我一起坐公交的时候,我恰巧没有带零钱。平日里,我的零钱毛票全部放在自家电脑桌子上的小纸盒里,为的是我不在家的时候,方便孩子买文具啥的。所以,我身上没有零钱几乎是常态化的事了(但是,从此我会注意这个问题的)。因为我不擅长于人际交往的缘故,如果没有经常打交道的机会,跟别人是无法熟知的。鉴于这种情况,那天没好意思跟同事说我没带零钱,我当然知道,如果我说了同事肯定会替我垫上的,但那样我会更不好意思,因为对于不太熟悉的人来说,我的确“连一块钱都在乎”——不是在乎自己的钱,而是在乎别人的钱。
 
 因为“一块钱”的事,让我想起了好多好多的往事。小时候上学的时候,遇到学校里收三五毛或一半块钱,爸爸总是胡骂鬼神的事;上五年级的哥哥挨了一顿鞭子后,才得到一个五毛钱的铅笔盒的事;上初中的姐姐,用挖蒲公英的钱给我买了一双花袜子的事。还有,在外上学的时候一天多吃一个馒头都觉得似乎是一种浪费,一个学期下来只花450元钱的事……
 
感谢“一块钱”的提醒,在这个物质极度丰富的小康年代,在一个手中擎着“果6”为时髦的圈子里,我还不至于忘本,也不会迷失自我。挥金如土的精神赤贫户并不是我的向往和追求,“细”,就像是长在我身上的一个器官,甩也甩不掉。即便是在单位或其它公共场所,见到哗哗奔流的水龙头我总是忍不住要关掉它,无论厕所还是水房。不管“细”之褒贬,我都为我的“细”名远扬而自豪。
 
做了十几年的家庭煮妇,天天都要买菜却永远不知道一斤茄子或一斤辣椒的价格。成天喊着让孩子节约用水,用洗菜的水来浇花,却不清楚我一个月到底能用几方水,更不知道一方水是多少钱。就连我那几个为数不多工资,东扣西补东拉西扯,从来就没搞清楚过到底能有多少。所以,我也很惭愧,尽管我“细”名远扬,却不会精打细算。
 
没办法,因为天生对数字不敏感,所以不擅长计算,更不擅长理财。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有得必有失,有失必有得,人的一生无非如此,何况只是“一块钱”的事,舍得舍不得又有什么关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