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金黄已经是旱塬之上的主色调

发布时间:2017-04-14 13:07|点击量:

 
由于诸多的原因,这次回娘家距离上次时隔整整俩月。3.12国道的整修工程还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尽管一路的单行道和减速带让车子时不时地遭遇“欲速则不达”的尴尬,但我相信拥有一条宽阔平坦的回家之路已指日可待。更让我意想不到是,从镇上到我们村的那条土路已全程硬化——也就是说,曾经那条不堪的“泥水路”终于变成了今天平直的“水泥路”!这个伟大的变化所给予我的惊喜与激动,丝毫不亚于我家当初请进第一台黑白电视机所带来的惊喜与激动,以至于今天在白花花的大太阳底下,我都走得脚下生风、气宇轩昂——如同生平我第一次握着电话听筒的情景,生怕自己声音小了对方听不到我说话一样。
 
在这个风调雨顺的好年头,田野里到处是一派丰收的景象。眼下正是麦浪滚滚麦香飘飘的季节,温暖的金黄已经是旱塬之上的主色调,它黄得殷实、黄得浩荡、黄得蓬勃。在收割过的麦田里,一排排整齐划一的麦垛子横看有型、竖看有样,恰似那训练有素的卫士在站岗放哨。从那密密匝匝的麦码子,你就能想象到打麦场上山丘似的麦堆子。呃,无需想象,只要你走近庄园就能见证到打麦场上的热火朝天。现代个体化农业就是这么地速战速决,昨天那里还是金黄色一片,今天已经变成了一片裸露着肌肤的土地;刚才还是一个大麦垛矗在打麦场上,转眼就有红实饱满的麦籽被装进麻袋、收进粮仓。
在野外,大面积的薄膜玉米占了绝对优势,每一株玉米足有三米之高,那碧绿挺拔的身姿在田间地头也绝对地引领风骚。或远眺或俯瞰,一块一块的玉米田像极了国庆大阅兵时的陆军仪仗队。玉米棒子也已经到了育龄阶段的,用初显饱满的小腹展示着自己的丰腴和成就,头顶那簇绯红的金丝线在仲夏的晨光里流光溢彩、夺人眼球。
正值豆蔻年华的洋芋,尽管个头矮小了些,却丝毫不影响那特有青春气息和无限生机,粉粉白白的蝴蝶结更是给它们平添了几分俏皮和妩媚。
向日葵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似乎永远那么开心,总是在尽情地绽放着自己360°的笑脸。
只有糜子和谷子羞羞答答的含胸低头,手拉手、肩并肩,密密匝匝地撑起了属于它们自己的天地;风的挑逗,除了引来一阵阵无邪的朗笑以外,连一粒尘土都撒不进去。
再看那些胡麻,一个个都扛着圆圆的脑袋挤在一起,东家长李家短的总有说不完的话题,那摇头晃脑的样子真让人怀疑它们是不是到了爱造谣生事的年龄阶段……
正值果熟杏香的季节,每家每户的房前屋后都红彤彤、沉甸甸的。有娘才有家,我一到家娘就放弃手头的活儿陪着我从这棵杏树底下到那棵杏树底下,因为无法够得到那颗最大、最红的杏子,娘遗憾的摇头叹息。不大一会儿,娘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方干净的塑料大篷布,为的是敲下来的最好的那颗杏子不被摔破和弄脏。娘说,杏子到了该黄的时候一天都留不住,过两天你再想吃都没有了。其实,我早已吃撑了肚皮。
等我要走的时候,娘已经为我挑好了最大、最好的杏子。尽管我一再说大热的天,我都懒得带一个杏核回去,可最终我还是拎着一个沉沉的、香香的纸箱回来了。
人们常说的“十个女儿九个贼”,大概就指这种情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