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道人性格差异和习惯不同也无妨大碍

发布时间:2017-04-14 12:57|点击量:

曾道人性格差异和习惯不同也无妨大碍
 
所谓小女人成就,不过是看着自己孩子一天天的长大。自从儿子出生的那一天起,辛夷就全身心的投入到育儿工作中来,那一声声含糊不清奶声奶气的 “妈妈”,让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和满足。是的,每一个孩子的牙牙学语和蹒跚学步,都会给初为人母者无与伦比的惊喜和满足。日子就像念珠一样,一天接着一天,串成了周,串成了月,也串成了年。岁月就是这样无声无息的在指缝间滑过的。
吴芋也在努力的一门心思的赚钱,在婚后的第四个年头他们就已经拥有了一百二十平米的大房子,三室两厅,室内装修和家具储物都颇上档次。但是,对于常年四季在王家寨上班的辛夷来说,县城里那个“豪华”的家平时并没有机会常住,充其量就是个周末或过年度假的好去处而已。
辛夷每每踏进家门,所看到的一切总是那么的一塌糊涂。横七竖八的酒瓶满地都是,形状各异,大小有别,白的啤的,应有尽有。地板上的污渍绘成了“世界地图”。饭桌上、茶几上也是杯盘狼藉。就连冰箱里的蔬菜也发霉成了“绿毛龟”。
辛夷立在空荡荡的房子里,不由自主的咒骂起来。但是,窝火归窝火生气归生气,自己的家还得自己收拾。辛夷挽起胳膊带上围裙,扫扫擦擦、洗洗涮涮了好半天才算是窗明几净,她自己也累得大汗淋漓筋疲力尽。调试好热水的温度,再给自己和儿子痛痛快快的洗一个热水澡。洗掉了污垢,也就冲掉了疲乏,嗅着沐浴液还未散尽的香气,看着一尘不染的家什,辛夷心里火气也烟消云散了。她一想起自己第一次洗澡的情景就有些忍俊不禁,那还是上卫校的时候,第一次进澡堂看见那么多人一丝不挂在一起洗澡,她愣是没敢脱衣服,看了一会扭头跑了出来。后来在省城医院实习的时候,享用过医院科室专供医务人员用的单人洗澡间,曾道人真是让她向往不已。当然,今天能在自己的家里舒舒服服的冲个热水澡,那是做梦也不曾想到的。
正当辛夷衣衫不整的坐在沙发上给儿子修剪指甲时候,门开了。辛夷没有转眼,也没有吭声。她不在的时候,吴芋总是把家里搞得脏乱不堪,她正酝酿着该如何数落一下他。
“啊,弟妹,你在呀……”
辛夷吃惊地回过头来,却是吴芋的同事刘会计。
“你怎么,怎么会有我家的钥匙?”
“啊,是是是小吴给我的,我今天到县城来报账,吴芋就把你家的钥匙给了我,说是让我你家暂时住一宿……”
刘会计尴尬得满脸通红,结结巴巴的没把话说完转身就走。
“把钥匙留下!”
“对对对,钥匙 钥匙。”
    “这叫什么事儿啊……”
辛夷气急败坏的一通电话将吴芋叫回了家,吴芋对此却满不在乎。原来吴芋让同事在自己家里借宿那是常有之事,家里的三把钥匙,曾道人跟辛夷各拿一把,另一把钥匙经常在同事之间穿来穿去。在吴芋的同事中,县城有房子的并不多,尤其只有四五年工龄的人,吴芋可是独一无二的。这就让周围的人对吴芋羡慕不已,并且有点引领时尚的味道。一时之间,在县城里能拥有一套大房子已然成为乡下公职人员的终极奋斗目标,即使房子常年上锁,即使做半生房奴也在所不惜。吴芋本来是个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之人,这样一来,便更有显摆的味道了。
“多大点事呀,不就是借同事住一宿吗,反正房子闲着也是闲着,借给同事住一晚又怎么了?”吴芋还抱怨辛夷,叫他日后如何面对同事。
“这是家还是宾馆呀?你把我当什么了?是宾馆里的服务员还是家政公司的钟点工?或者是你家里的保姆啊?人家还都为个工钱,我他妈的什么图个啥呀?你给过我一分工钱吗?”
“不就是打扫一下卫生吗,还要上纲上线的?男主外女主内,只是分工不同而已,我挣钱买房你就收拾收拾屋子还这么多怨言?这些年,这个家,你除了生个儿子还干了些什么?”
“姓吴的你个王八蛋,没良心的东西,我既养儿子又挣钱,你还要我做什么?我有自己的工资,难道还靠你养活了不成?你能挣几个臭钱就了不起啦?我为自己的家做什么那是份内之事,凭什么我还要替别人服务?我还就告诉你,我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你那些狐朋狗友以后别往家里招!我恶心!”
其实,吴芋和辛夷之间不光有很大的性格差异,就是在生活习惯上也格格不入。即便是之后十多年的婚姻生活也没能彼此相容,更没有同化一丁点儿。在饮食上,辛夷不喜荤腥,吴芋却顿顿都要大鱼大肉。她勤俭节约,舍不得丢弃一个蒜瓣,舍不得浪费一丁点馍馍渣。他却恰恰相反,不但出手阔绰,自家的剩饭剩菜也统统都进垃圾筒。辛夷还有些小洁癖,只要是她认为不洁的东西无论如何都是马虎不得。最让吴芋抓狂的就是,每次在夫妻生活之前的总是搞得像术前消毒一样的“严密”,这样的“准备工作”让他顿觉索然无趣。吴芋还有意无意的,在日常生活中,不但不迎合辛夷的生活习惯,反而越将自己的“个性”体现得淋漓尽致。明明枕头上有枕巾,吴芋偏偏要揭掉枕巾才睡,即使辛夷用针缝在枕头上面,他也会拆掉之后再睡。明明被子都是有里有面、有颠有倒的,吴芋偏偏不顾里面、不管倒顺,他想怎么盖就怎么盖。明明睡衣就放在衣柜里,曾道人偏偏要一丝不挂的裸睡在被窝里。最让辛夷无法容忍的是,卫生间就在卧室的隔壁,吴芋却偏偏要在床底下放个便盆,等到天亮起床以后才端着夜尿去卫生间倒,还说这样才能保证最高质量的睡眠。因为一个无法容忍,一个无法改变,所以他们只好各自为营,一人一卧室。
 如果说夫妻之间的性格差异和生活习惯不同都是在所难免的话,但如果双方都是那么地自以为无法包容,那么这些差异和不同就是尖刀,就是利剑,随时都有出鞘的可能。如果说吴芋和辛夷之间的这些性格差异和习惯不同也无妨大碍的话,但是在之后的生活之中,时不时的大打出手,最终让曾道人的婚姻生活也走到了崩溃的边缘。这当然又是后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