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无与伦比的幸福和快乐

发布时间:2017-04-14 12:59|点击量:

有了无与伦比的幸福和快乐
 
由于一门心思的在忙那件所谓的“正经事”,便一再搁浅自己喜爱的文字流水账。倒不是真的没有时间,而是真的缺少了那份闲情。如果不是空间动态的及时提醒,差点忘记今天就是自己的生日。网海无边,我当然不会沉溺于其中而迷失自我,但我享受在网络世界里所带给我的每一份愉悦的心境。感谢有你,在这个虚拟而真实的世界,感谢那些分享给彼此的开心和快乐,也感谢你的祝福和礼物——无论是现实还是网络,所有的相遇,所有的机缘,所有的情谊,都是独一无二的。
 
 
午饭之前,儿女们问我生日想吃什么,我说想吃“扁食”(饺子)。因为小时候过生日,妈妈都是用萝卜大肉给我包 “扁食”吃。也正因为我的生日是在刚刚过完年之后正月十八,一年中最好吃的东西已经基本吃完,所以“扁食”就是最好吃也最实惠的主食了。
 
之所以叫“扁食”,的确不同于饺子。饺子是圆皮生馅的,但我们的“扁食”恰恰是方皮熟馅的。记得N年前在餐厅打工,因为我不会包饺子让老板娘莫名惊诧,她笑话我们山里人不只是穷,还笨得不一般,竟然连做饺子那点事,跟他们也是有“差距”的。
 
 
我也搞不清关于“饺子”的这种区别,与穷和笨之间到底有怎样的逻辑关系。其实就在我们当地,习惯用方皮熟馅做“饺子”的人也只是一部分。我倒是对那定居在银河北保定的老两口,为自己的“北京人”身份和“河普”话就是标准的普通话而自豪不已的事情,我偏偏不以为然嗤之以鼻,为此,惹得老两口心里恼怒不已。所以,在他们眼里,饺子做法上的不同,是穷和笨所特有的符号也就不是什么奇谈怪论了。反正,我后来也学过做圆皮生馅的饺子,但做出来的饺子比我长得还丑。时间久了,我便失去了那份耐心,我还是认可还是妈妈的萝卜大肉馅“扁食”。所以,今天也特意包了一顿“笨扁食”,为了让儿女们多吃些,还学着妈妈的做法,包了一个“硬币扁食”,谁吃到谁就是有钱之人。显然,钱的诱惑力还是不小,儿女们吃得不亦乐乎,却又吃得小心翼翼,生怕将包在“扁食”里的硬币吞下肚子。
 
妈妈、姐姐、哥哥也都没有忘记我的生日,特意打电话问我生日吃些什么,有没有给自己买个喜欢的东西。其实儿女们在十天前就迫不及待的给我送了生日礼物:一双袜子早穿在了脚上;一支碳素笔我天天在用,而且来回都带着;还有一毛绒小玩具早就挂在了床头。最重要的要是,那毛绒小兔咋看都像我自己。
 
寥寥数字,给这个普通而特殊的日子做个简单记号。有家人的陪伴,有亲人的牵挂,有朋友的祝福,我就有了无与伦比的幸福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