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华永远处于世界的低处

发布时间:2017-04-14 13:02|点击量:

繁华永远处于世界的低处
 
             在对待丈母娘的事情上,吴芋让亲朋好友刮目相看了一回。人有三衰六旺,俗话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水轮流转。时候到了运气自然会转,那就叫时来远转。正值宁山县某事业单位的一把手上调升迁,职位有了空缺,县委县政府决定面向基层竞聘接班人。尽管人人都说竞聘不过是个幌子,但是还是挤破了脑袋要参加竞聘。吴芋便是其中之一。
竞聘分为笔试和面试两个环节,笔试一关吴芋勉强上线,没被淘汰。在面试的时候,别人都拿着一沓厚厚的稿件,慷慨陈词煞有介事。只有吴芋两手空空的上台。按照吴芋的原话说“能力不是写在脸上的,成绩不是演讲出来的,只给我一年的时间,如果我不能把某某单位的工作搞到全市前三名,我立马辞职走人。”
 
王副县长竟然当场拍了板,这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就这样,吴芋绕过了潜规则当上了某事业单位的一把手,这恐怕是前所未有的事情了。
 
接手以后,吴芋才知道那是个烫手的山芋。工作年终考核连年居全市倒数第一,严重的拖了全县的后腿,主管副县长很是窝火,在工作上,吴芋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更可怕的是,这个小事业单位竟然而且欠了两百多万的外债。按理说,一个政府扶持的事业单位,即便是工作搞不到前面那是能力还情有可原的话,欠那么大外债实在是让人匪夷所思。但是,任何事情存在就有它存在的理由。据说前任一把手是有相当背景的,虽说工作搞得一塌糊涂,就连县长县委书记也感到脸上挂不住。但是,再怎么棘手的问题都会有万全之策的。虽说将一个关系国计民生的事业单位踢成烂摊子,但人家还是能拍拍屁股走人,补了个市委某部门单位的书记的缺,颐养千年去了。
 
吴芋上任的第一天,就感觉这是一个完全瘫痪了的组织。职工已经半年没发工资了,上班在岗的不过三五个人,那还是有正规编制的人员,因丢不起自己的铁饭碗才坚守在那里喝水织毛衣,看报纸谝闲传。那些个临时聘用的人员一来就嚷嚷着要工资的。吴芋此刻才知道,肥缺轮不到他来补,砸到他头上也不是馅饼,是鸟屎。但是无论如何,他是没有退路的。吴芋首当其冲的就是给全体职工补发半年的工资。好在正规编制的公职人员为数不多,大多数都是临时招聘的人员,工资不高,二十来人半年的工资也不过十来万。对于商场打拼多年的吴芋来说,十多万借贷不是个难事,再加上政府的扶持,暂时不管外债只管全体职工的吃饭应该不成问题。更何况,只要有人干活就有收入。当新领导一上任就补发了拖欠的工资,所有员工的积极性大增。能让一个瘫痪的单位重新活过来,已经算是初战告捷了。
 
要说吴芋在事业上颇有成就感的时候,回到家里总有种说不出的压抑。辛夷的母亲去世仨月了,但她还是深陷于失亲之痛难以自拔。虽说在辛夷的母亲生病丧葬期间,吴芋都是尽心了力的,但辛夷似乎不太领情。他回家一看到辛夷那副没精打采魂不守的样子就莫名的心烦。他还试着给辛夷买了一些时尚衣服,但是那些衣服始终挂在柜子里不曾动过。最让她无法容忍的是他们三个月都没有过房事了,他每次要求都被辛夷冷漠的拒绝。回家还不如待在单位。
 
作为单位的一把手,免不了他人的溜须拍马,恭维逢迎,起初吴芋觉得有点别扭,但时间不长就适应了,虽说那些个赘肉横生的中年女人他看不到眼里,但是在他跟前的搔首弄姿也让他颇感满足。正当吴芋贱贱地有那么一点点春风得意时候,他承包的工程却出了事情。是当地的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在工地触电死亡。那人活着时候,他经常捡垃圾吃,躺大街睡崖洞的,就是没一个亲人看得见。意外的触电死亡了,个个都变成了孝子贤孙,披麻戴孝的闹个不停。吴芋心里清楚,这事千万不可搬到桌面上去谈。撇开安全生产方面不说,就一个公职人员利用职务之便搞第三产业的事情就够他喝一壶的了。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必须息事宁人。
 
吴芋赶到现场的时候,家属态度很是强硬,说是一定要“公家”来处理此事。吴芋也不愧是久经沙场的老将,指着死者家属说,如果你们一定要用“公家”来处理,那我奉陪到底。你们作为直系亲属,竟然长期遗弃一个精神病患者,让他误入工地触电死亡,按照法律程序,这事到底由谁来承担主要责任,还会有谁进去蹲班,就很难说了。吴芋摔下这句话转身就走,死者的大儿子却死死的拉住吴芋的胳膊,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什么事都好商量了。最终,吴芋拿了九万元了事,且皆大庆幸。
 
正当吴芋如释重负的时候,他收到了一条长长的短信:
 
所长大人:
 
你好!我知道你日理万机不便打扰,但是有件事情我不得不向你汇报:你妈又来住院疗养了,前天来的。他们才两天没等到你就着急了。也是,你爹娘哪知道你的忙碌。只有我知道你是真忙,没日没夜的忙。其实,你就是两个月不来也没关系。我知道你要请人吃喝嫖赌,送人礼物,你就是夜不归宿也是情非得已。我习惯,我也无所谓,可是你爹娘老脸上挂不住,悦儿问爸爸去哪儿的时候,你爹娘都茫然的摇头。也就只有我知道你应酬多,你回不回家吃不吃饭我都也无所谓。可是你爸妈还责怪我吃饭也不等你,你说我冤不冤枉?
 
我知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尤其身在肮脏龌龊的商海仕途,独善其身是很难的。但是,我还是以一个陌生的熟悉人的身份善意的提醒你:即使有一天你浑身湿透,也不要找不着北!
 
智者常反思,愚者常反驳,你好自为之吧!
 
最后祝愿所长大人鸿运当头,前途无量!
 
辛夷这条辣味十足的短信让吴芋耳根发烧,同时也让他窝火万分。为了那个家,为了多赚点钱,我在外打拼疲于奔命,你不但不理解,还如此这般的热嘲冷讽。别人怎么看不都无所谓,你怎么能这样说我。
 
吴芋想着心事,驱车经过繁华的商业街,这里无论白天夜晚,总是人群汹涌。繁华永远处于世界的低处,所有人像河流那样汇流到那里,然后被淹没。
 
吴芋直接去了“天堂酒吧”,这是小县城最上档次的娱乐场所。现在已是夜里十点多,喜欢夜生活的人,这个时间才是他们精彩生活的开始,今天酒吧里的人很多,在舞池中间里行行色色的的妖媚少女不停的在随着震耳的的士高音乐,疯狂的晃动自己的身躯,白皙的躯体在摇曳的灯光里格外引人瞩目,引来阵阵的喝彩声和口哨声。暧昧的气息笼罩了整个酒吧。吴芋已经完全融入了纸醉迷金的氛围当中,他出手阔绰的给陪酒女拍着小费。他不知道身上到底带了多少钱,反正出了“天堂”,就身无分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