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家的情绪就像是调好的闹钟

发布时间:2017-04-14 13:04|点击量:

思家的情绪就像是调好的闹钟,一个月不回娘家我就犯了“更年期综合症”。只要晚上梦见跟老妈和老姐“吵架”,那就是非去不可了。我终于理解婆婆只要一坐上回家的大巴车,“就像坐到了咱家的上房炕上”一样的踏实!我也一样,只要走一走那段土路,闻一闻那条臭烘烘的小溪,坐一坐我家厨房那烧火的小矮凳,转一转门前的那块菜园子,我感觉一下子踏实多了。
每次给老妈的东西,首当其冲就是一大包药品。嘱咐完要吃的药,还特意老妈演示了一下黑枸杞的泡水喝的方法,嘱咐她这可是“好东西”,也是有保质期的,可不能放过期,更不能糟蹋。老妈对那么“精贵”的东西自然看得更加精贵,还说赶明天买个像样的玻璃杯子来泡。 
老妈还怪我不给老爸买些好东西来,买“纸烟”干啥?我说这才是好东西。老爸年轻的时候还真不抽烟,可这几年他就学会抽烟了。我当然不赞成他好上这口,从来不给他买烟抽。后来同事的一句话却让我茅塞顿开:你让抽去,抽了烟他心情好,心情好他比什么都好。
老爸打开柜子说:你看这还有一条半呢。我问:你咋没抽?老爸说:我“吃”得轻,每天两三根“纸烟”,一两根旱烟。“纸烟”放着,你“吃”的个啥旱烟?老爸说,旱烟轻,纸烟重。旱烟便宜,“纸烟”贵,这我相信。老爸有点着急的辩解:哎,这你就不懂了,旱烟它就是轻,旱烟“吃”过人轻松,痰少么。轻重老爸自个说了算,两根三根是他你自己做主,这两条“纸烟”留着慢慢“吃”。
老爸乐呵呵的收起来,锁上了柜子。一再嘱咐再不要买茶叶和纸烟了,多着呢。
我明白,老爸“吃”的不是不是“纸烟”,是心情。
老爸老妈高兴,咱也高兴 。娘家也算转过了,带个大萝卜赶中午回家,孩子的午饭没着落呢。
下午,老妈给的大萝卜就派上了用场,再买些芹菜做了一坛清香悠悠浆水酸菜。收拾完家里的卫生和个人卫生坐在阳台上晒晒太阳。实在难得了,太稀罕了,每天八个小时的待在那最阴暗的角落,一年四季见不到一丝一缕的太阳光。即使三伏天气,那里的室内温度也不会超过十五六度。
阳光好,心情就好;心情好,景致才好。咦,楼下的柳树梢上怎么全是泡开了的“毛尖”!?不会吧,前天朋友问我这边的杏花是不是不开了,我肯定地说没有,因为我家楼下的柳树上也没有一点变化。那么,到底是它长得太快了还是我太大意了?拿出手机想拍一张照片,但由于逆光的原因,黑乎乎的什么也看不到。于是乎,来了一张自拍,居然发现光线正好,接二连三来了好几张。
据说,美女图可以使人延年益寿,咱至少有两百多好友吧,如果让那么多人延年益寿岂不是公德无量?不妨晒它一晒?
可别骂咱厚颜无耻大言不惭,也别说咱自恋臭美俗不可耐,谁叫咱今儿个高兴呢?这人吧,一高兴他就犯晕,一得意他就忘形,你说气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