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一颗心,活过来的是另一颗心

发布时间:2017-04-14 12:33|点击量:

 
老吴并没有走远,而是在自家的楼下徘徊,突然间一辆急救车开到了跟前。
“也许是邻居家李婶的心脏病又犯了……”老吴心想着,怔怔的看着从急救车上下来的医生,但他们拿着纸条念的却是自家的门牌号,老吴顿时心生不详之感,疾步冲向自己的家,眼前的一幕是他始料未及的:
父亲躺在地上,用手按着左腹部,老婆跪在旁边拿一团手纸不停的擦拭,鲜血不断的往外流……
“爸,你怎么了……”老吴一把推开老婆抱住了父亲。
“老吴,我,我不是有意……”老吴的老婆脸色煞白,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闭嘴!”老吴像一头发怒的狮子对着老婆吼道。
老吴协同急救人员,对伤口进行了简单的包扎处理之后,赶紧送往医院。
医院确诊为:左下腹腹刀伤,宽1.5厘米,深6厘米,没有伤及主要脏器。
都是同行,好多医务人员和老吴都非常熟悉,父亲在医院也得到了很好的照顾。老吴寸步不离父亲的病床,经过两周时间的治疗,父亲完全康复。
这次父亲的意外受伤,让老吴在熟人面前抬不起头来。一周的时候,医生就建议老吴出院,因为他自己也是外科医生,伤口换药、拆线等老吴回去自己完全可以操作。可是老吴坚持住在医院,等拆完线完全康复后再出院。那段时间,与其说老吴为父亲疗伤,倒不如说是在为自己赎罪。
老吴瞅着熟睡中的父亲,他脑子一片空白,连着打了几个哈欠,交叉起个胳膊趴在床尾睡着了。
又是送父亲进手术室的那一幕,自己虽然也是个手术大夫,能帮上一定忙,可是在人家的医院里,他只好被挡在手术室门外焦急的等待。透过玻璃门,他看见手术台旁边放着一盆“清水”,在老吴的印象中那就是生理盐水。
“生理盐水怎么能那么用,没有一点无菌观念……”老吴在外面焦急的嘀咕着。再仔细一瞅,那盆竟然是自家的汤盆。
“这是什么医院啊!?”老吴想要进去却推不开门。
紧接着,更让他意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那个医生没有戴无菌手套,她拿着卫生纸蘸着盆里的“生理盐水”为父亲清洗伤口,因为有鲜血不断的流出来,她慌慌张张的竟然把卫生纸直接塞进了伤口……
老吴不顾一切的撞开手术室门冲了进去——那医生竟然是自己的老婆……
“你快滚,滚……”老吴大声的喊着,惊坐了起来,脸上还带着因过度愤怒而扭曲的表情。
“你做恶梦了?”父亲早已直起身看着儿子。
“噢,好像,我刚才打了个盹……”老吴抬起头,揉了一下布满血丝的眼睛,嘴唇上也结了一层厚厚的血痂,头发又脏又乱。
“爸,你现在感觉咋样,还疼不疼了?”
“不疼了,早都不疼了,大夫都说能出院了,我感觉和以前没啥两样。”父亲坐直了身子,表现出很轻松的样子。
“爸,我对不起你老啊……”老吴望着父亲慈祥而苍老的面容,一脸的愧疚。
“二儿,你别难过了,我这不好好的吗?明天早上咱就出院。”
“我没脸见我哥和我嫂子呀,接你来家里住几天,却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情,我,我……”老吴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不用给你哥你嫂子说,你哥你嫂子不会知道的。你现在回家去好好地睡上一觉,看这半个月把你都熬成啥样子了……”父亲无比心疼的说。
“我再也不回那个家了,都伤透了心……”提起家,老吴不无伤感。
“你胡说什么呀……你不回家,你能到哪里去……”
“爸,我要和她离婚,我只要浩浩,别的啥都不要!”
“混账!你这不是给我头底下垫转头吗?你要让我死不瞑目,是吗?我回去怎么给你妈交代?我说我把咱二儿害的给离婚了……”父亲睁大了眼睛,厉声的质问老吴。
“爸,我离婚和你没关系,我们本来就不适合!” 老吴向父亲辩解。
“不适合你早干嘛去了,娃娃都那么大了你才觉得不适合?你十四岁没了妈,那是天意难违啊!可你怎么能让浩浩也跟你一样呢?……”父亲的情绪激动了起来。
“爸,那不一样啊!我们离婚之后,浩浩还可以见到她的妈妈,她也可以来看浩浩的……”
“你别想当然了!离过婚的我还没见过呀?你不看李满仓两口子,他们离婚的时候,起初为娃娃争得你死我活。可是现在呢,两口子都没人管娃娃了,娃娃简直成了多余,那娃娃比你小时候还可怜呢……”父亲说着眼圈都红了。
“爸,我绝对不会扔下浩浩不管的!”
“反正我给你说,你要是真离了婚,就别再认我这个爸了,我也就没你这个儿子了!”父亲转过脸去,说的决绝而不允违抗。
“爸,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呀,我的都心死了……爸,你理解心死是怎么一回事吗?……”老吴抱着头,极为痛苦的样子。
“爸这辈子啥事都经过了,可就是从来没有‘心死’过,爸只知道‘人死不能复活’,那就是说即便是‘心’死了也能活过来……”
“爸……”老吴把自己的脸埋在父亲的腿上,泣不成声。
“听爸的话,别再那么心重了。反正爸是不会记恨她的,爸也看出来了,你那婆娘从来没有受过气。没嫁给你的时候吧,她姑姑姑父把她捧着,嫁过来你也事事依着人家,而这次你为我竟然打了人家,她肯定一下子受不了呀……但是当她拿刀子戳到我的之后给吓坏了,她赶紧给你打电话,你的手机在桌子上响了,她又赶紧打120……你看我现在也好好的了,你就原谅她吧……你们好好的日子去吧,只要你们都过的好了,爸这辈子也就没啥遗憾的了……时代不一样了,爸也不能再那么老眼光看人喽……”父亲说的意味深长,既像是给老吴说话,又像给自己说话。
     “爸,我知道了,你就放心的睡觉吧。我在这躺一下就行,明天咱们出院!”
老吴为父亲盖好了被子,他脱掉外衣躺在父亲的脚下,他眼睛干涩,思绪万千……
第二天,老吴把父亲送到家里以后就直接去了单位,他锁起门死死的睡了一天一夜。老吴醒来之后饿的前心贴到了后背,洗一把脸,心无杂念的就往“中街饭馆”走。一斤肘子肉,一大碗白皮面下肚以后,才感觉自己像是个大病初愈的人,浑身疲乏无力,他伏在桌子上开始发呆。
突然,手机振铃,是儿子班主任的电话。说是吴浩最近表现很异常,上课不专心听讲,一周时间没有交作业了,今天也没有来学校。
人生最无奈的事情,莫过于在最需要安静的时候,却不得安静!
老吴回到家里,通过询问,才知道儿子今天在游戏厅玩游戏。老吴扬起的巴掌还没有想好落到那里,儿子却转过脸愤怒的说:
“打吧,你打死我才好呢,反正我迟早都是个多余……”
“浩——浩,你怎么了?这是什么话呀……”老吴举起的巴掌停在了空中,好半天才慢慢的放了下来。
不管老吴再怎么问,儿子闭着嘴不再说话,他直着脖子一脸的抵触情绪。
吃过晚饭,老吴亲自把儿子送到学校上晚自习去。他很怀疑是老婆对儿子说了什么话,但老婆一再坚持说自己什么也没有说。
老吴满腹心事的走进儿子的卧室,在他的书桌前坐了下来,无意中翻开了儿子的日记本。
他们都说,是爷爷生病住院了,可我总觉的不对劲,爷爷今天早上还好好的怎么就突然生病了呢?既然生病了,为什么又不让我去看爷爷?……也许,也许是他们又吵架了吧,唉,又吵架了……
 
爸爸已经十天没回家了,妈妈整天拉着个脸,是不是他们这次吵的很厉害?
我莫名的心烦,烦死了……
 
再过两周就是中期考试了,我好没兴趣……
 
媛媛,对不起,今天我不该拿那样的话来伤你,还揭你的短……其实我只是害怕被你不幸言中,但我又觉的你说的没错,他们也许真的会离婚……
难道我们俩都会面对同样的命运?不会的——绝对不会!
 
今天,数学老师让我将一周作业补上,你说我该怎么办?
怎么办,我也不知道……
……
老吴双眼模糊的看完儿子的日记,他在后面跟上:
儿子,请原谅爸爸偷看了你的日记!你让爸爸突然明白,你是一个会独立思考问题的中学生了,“我们”什么事情也都瞒不过你, “我们”不应该什么都瞒着你。
爸爸知道你是个性格内向的孩子,不愿意直接跟“我们”沟通,爸爸今天就以这种方式跟你说说话,爸爸这就告诉你实情:“他们”的确吵架了,“他”的确也有过离婚的念头,但你绝对不会是“多余”的!
请你原谅爸爸,原谅爸爸这么长时间没有回家。现在爸爸向你保证:“他们”不离婚了!而且以后只要工作允许,爸爸一定会及时回家的,天天给你做最好吃的晚餐。
老吴惴惴不安的等着儿子下晚自习,但是儿子回来以后没有给他任何搭言的机会。老吴很忐忑的躺在书房的小床上揣摩着儿子的想法。
突然,儿子敲门进来,有点羞怯的把日记本交给老吴走了。
“爸爸,你的保证让我踏实极了……那么我也向你保证:我不再逃作业,不再旷课,这次期中考试也不会让你失望的!”
老吴将儿子的日记本合起来放在胸前,他突然感觉父亲的话只说对了一半
死了一颗心,活过来的是另一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