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遇的尴尬

发布时间:2017-04-14 12:44|点击量:

巧遇的尴尬
 
世界之大,即使你连载寻人启事也未必有果;机缘巧合,偶然的偶然你也会邂逅一份美好;但狭路相逢,你更会遭遇意想不到的尴尬。我,属于后者。
 
我喜欢码字,也只是用来玩玩空间而已。因为得到一些朋友的鼓励和怂恿,我就试着给杂志社投过两三个短篇,自然都石沉大海。不过,还真有瞎猫等到死耗子的机会,《“眯哥”进城》有幸被选中,这让我空前兴奋了好一阵子。但是,当我拿到样本杂志的时候,我如同大冬天泼冷水,从头凉到了脚。
 
您说巧不巧啊,就在外地工作的玲姐也在同一期杂志上发表了一组自由诗,而且排版一前一后。按理说这也是好事啊!您更不会想到,小说“眯哥”原型就来自于玲姐的亲弟弟啊!就那小说,地球人看了都没啥事,唯独玲姐一家子看了会心里不舒服,但偏偏给遇上了!!
 
 
惊喜和动力,一下子变成了郁闷和忐忑。老公本来就很不支持我的“不良嗜好”,有如此“巧遇”,我更是自讨苦吃。已经“撞衫”了,能有什么办法。我只好故作轻松,轻猫淡写我的郁闷和担忧:我并没有署真名,玲姐不会想到是我写的,更不会把自己的亲弟弟等同于一个小说中的人物形象。
 
 
玲姐大我好几岁,她也寡言少语,而且很早就去外地上学和工作了,多少年都不曾谋面。从小至今,我和玲姐说过话不过数十句,可以说,我一点都不了解玲姐。但作为有共同爱好的人,我寄希望于玲姐能够理解此事。个人的人生经历就是他(她)的写作素材,所有的人和事都有可能成为文学作品中人物形象和故事情节的现实来源,根本无关于他(她)本人关系的疏密。
 
我一再这样地自我安慰,在极度忐忑中度过了一个多月。也算是风平浪静,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我侥幸,也许玲姐根本没有看我的小说,因为她本身就是个诗人,对小说不感兴趣。当然,也许玲姐看了,但她根本不当回事。
 
也正当我逐渐地将此事搁浅的时候,前天回娘家和堂嫂聊天,她神秘兮兮的问我是不是发表过一篇什么文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啊——事实证明,我的担心不是多余的!
 
 
我来不及回答她,反问是谁告诉她的?堂嫂也只问我是不是真有那么一回事,我越发一根筋的追问她是怎么知道的?堂嫂最后才说是大玲姐告诉她的。我的神,一想起大玲姐的泼辣劲,我的后脊梁骨就直冒冷风。我确信,我当时的表情如同致哀一般的难看。
 
原来是玲姐拿着杂志,用长途电话亲自读给大玲姐听的。但通过堂嫂的描述,我听得出来人家是把我的小说断章取义了。当然,我一万多字的短篇小说人家不可能在长途电话中一字不落的去通读理解。其实落不落一个字又有何关系?结果就是,人家还是看了,还是在意了,还是不理解了,也还是生气了……
 
我问堂嫂,大玲姐是不骂得很凶?堂嫂起初说人家的确骂得很厉害,但当她感觉我对此事很有压力的时候,转而又说人家也没怎么骂,就是不理解我干嘛要写人家的那些事儿,她还替我辩解了几句云云。
 
堂嫂是个圆滑之人,她一再安慰我没事。其实堂嫂和大玲姐平时的说话风格我都了如指掌,我完全可以想象得出她们谈话的内容、表情和神态……
 
想象顶个屁用,还不是徒增烦恼?本着将心比心的心理去理解别人一切都会通达,玲姐兄弟姐妹有这样的不愉快情绪是人之常情,即便是当面指责我,我也得解释周全。我没有理由要求人家去理解我,理解我那所谓的“小说”。但我毕竟也没什么过错,不过是巧遇造就了一场意想不到的尴尬。我也深爱着我所有的亲人,我的哥,我的姐,我的娘家人,同样,我也爱着我的小说!
 
善待自己,善待一切,当然包括我的爱和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