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道人解梦之道

发布时间:2017-04-14 12:46|点击量:

曾道人解梦之道
 
这个题目没让您吓一大跳吧,其实就是个梦境而已!倒不是因为我爱做梦,因为睡眠障碍加脑神经衰弱,失眠多梦可不就是主要症状吗?芝麻大的一点事,都能让我睡不着觉,可是一旦睡着,肯定是恶梦连连。昨夜两点还在不断地“烙饼”,三点多的连环恶梦就让我了无睡意,当时很想马上起床把它原原本本的记录下来,为了不影响他人休息,便只好作罢。如果您有解梦之道,不防点拨一二啊,呵呵呵!
 
话说做梦,我和两个同伴一起逛商场,试穿一件衣服,款式和颜色都比较满意。照照镜子,才发现是一件男式夹克。我无不遗憾的说:要是女式的就好了。老板赶紧从积压的货物里面翻找一通,还真找出了一件女式羽绒夹克,天蓝色,立领的那种,正合我意。付了钱之后,又突然发现那是一件旧衣服,就连衣兜上的饰品也是一个有,一个没有。更让人不能接受的是衣服里子竟然破得不成样子。我让老板另外换一件,可老板说,这是最后一件,没有别的了。没有了就退货,我总不至于买一件破衣服吧。但是老板硬让我把这个兜上面的饰品也摘掉,还有那些线头布条的,拿回去剪掉就行了。拿钱买一件破衣服我肯定是相当不满意,但老板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根本没有退货的意思,再加上我的胆小怕事死要面子,所以只好自认倒霉。
 
正欲下楼,却发现楼梯上铺满了书,其中好多是《读者》杂志。潜意识里,这就是老板搬出来正待出售的积压货物。(在梦境里,衣店老板变成了书店老板也顺理成章,而且早都忘了刚才买衣服那档子事儿)。
 
为了不踩到人家的书本,我小心翼翼的贴着墙下楼。到了楼梯口,我又看见一个人脸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潜意识里,这是一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的病人(瞧瞧,又变成“病人”了)。
 
围观的人很多,但是没有一个人把他拉起来。我感觉,可能这个“老人”上楼梯的时候突然脑溢血,晕倒了。我想看看他是否还活着,但同伴死死的拉住我不放手(其实是儿子的一直胳膊搭在我的身上)。潜意识里,又是那些救人被讹事件的负面效应在作祟。我想,如果这个“老人”死了,别人还不照样骂你围观的人没有“人性”,和“亲手杀死”没啥区别。说不定一个个还会被“人肉搜索”,当然我也是身在其中。而且肯定还会有人斥责医院见死不救(这里又变成“医院”了)。
 
正当我弯腰准备拉他一把的时候,那人诈尸般的跳将起来,面目狰狞——竟然是一个有“暴露癖”的男人(您可以笑,但别瞎想啊)。
 
 
“你,你并不是老人啊,也没被摔啊……”我简直无地自容,连声的说着“对不起”,准备逃之夭夭。
 
“站住!”那人朝我的背影吼道。我无可奈何地转身,那人虽然已经穿整齐了衣服,但脸上杀气腾腾,质问刚才是谁让他当众出丑,还说他坏话?毁了他的形象和名誉,要赔偿他精神损失费(做梦就是这样,没有逻辑性可言)。
 
我那俩同伴早已把我推了出去,说刚才说话的不是她们,是我。我只好强作镇定,解释我刚才真不是有意让他出丑,我是一番好意,不过想送他到楼上看看大夫而已。并且我指着旁边的人,让大家替我作证。果然,围观者都替我说话,就连我那俩同伴也出来帮我做解释。我看那人好像心平气和了许多。我就怯怯的问:“您还生不生气了?”那人说他想通了,不过起初真的很生气。我于是大着胆子,想逞一时的口舌之快,便学着蔡明演小品的口吻说了句:这是为什么呢?周围哗然,我想趁着这个机会溜之大吉。
 
“站住!”一声断喝。我只好再次转身,却见那人拿出一捆钞票,意思是奖励我的。我心想:这个骗子不达目的还不罢休啊,威逼不成,再来利诱啊,这是骗子常用的手段。对于我这么警觉的一人来说,那不过瞎子点灯白费蜡嘛。于是,我连连摆手说,不用了,不用了!那人又问我们仨的在哪里租房。我赶紧说,我们不租房住,我们都是本地人。潜意识里,那么说,就是为了让他不敢再找我们三个的麻烦。
 
我们三人互相挽着,一溜风的跑,总算是摆脱了那个家伙。但是刚刚跑到校门口(这下又变成了“学校”),刚一进大门。
 
“不许动!”又是一声断喝。只见有人拿着一支长长的毛笔,煞有介事地悬在我的头顶。我感觉甚是好笑,这人竟然拿支毛笔来吓唬人。可是再定睛一看,竟然是一把匕首,而且上面还有血迹,那血迹不是红色的,是黑色的,潜意识是已经干了的血迹。
 
“走,不许出声!”那人拿着匕首,押着我们三人向前走。经过一片空旷的地方,到了一间大房子前面。房子安装的是那种可以推拉的铁门,开着仅容一个人通过的偏缝。门前站着一人,右手扶着一把大刀,似乎是关公的青龙偃月刀,很像唱戏用的道具。然后拿匕首的那人也站到了门的另一边,板着脸没有说话,用下巴颏指指,意在让我们三人进那间大房子。
 
我的手不由自主地摸着兜里的手机,很想打求救电话。可我马上意识到,那样的话,他们会没收我们的手机,我们与外界隔绝就再也联系不上家人了。我想到,一旦关进那间大房子就完了,他们可能会逼着我们去搞传销,去偷盗,或者去卖淫(别笑啊,这都是那些恐怖小说和暴力影视剧的影响)。
 
就是以死相拼,也不能钻进那间房子啊。我看那俩人和我们之间有三五步远的距离。我赶紧示意同伴:跑,呼救!
 
 
“救命啊……救命啊……”但是喊不出来声来。我夺路撒腿猛跑,那人在后面紧追不舍。我当时就很生气,她俩干么老挽着我的胳膊呀,分开不是跑得更快吗?(其实是儿子的胳膊一直搭在我身上的缘故)
 
“救命啊……”醒来的时候还在大喊,浑身筛糠般的抖个不停……